回到不同的地方

午夜的成田机场,我拿着手中的中国护照,一脸疲惫地排在队伍中。

「こんばんは」(晚上好),窗口那边的那张扑克脸例行公事地和我打着招呼,并迅速完成了手续。

人声纷扰之中我默默嘀咕了一句,“我这就算回来了啊”,抬头看见那句「おかえりなさい」(欢迎回来)

…………

思绪回到2011年的10月,我第一次进关日本时。

那次我对这个国度充满了期待,单纯的喜欢和憧憬。

进关后映进眼帘的,同样是这句「おかえりなさい」。

记忆很清晰地告诉我,当时我想的是,“有一天,我要把这里变成一个用来回的地方。”

…………

时光荏苒,一晃6年过去了。

我实现了那时毫无头绪的梦想,完成了想完成的学业,从事着想象中的工作,即便面对不少和想象不同的结局,却依然可以为现在的自己感到一些自豪。嗯,哪怕是些许吧,依然是自豪。

在这6年中我数次进出日本,但那条「おかえりなさい」再也无法触动我的神经。我太习惯了,就和我家门口的超市,钱包里的日圆一样。

然而这次,我看着那行字,啧了一声,默默吐槽了一句“我又没拜托你欢迎我回来,我又不想回来。”

…………

径直走向托运行李的转盘,我开始慢慢环顾四周。

熟悉的东洋脸庞,身形矮小,面目安静,在这群人之中我居然看着都算个大的了。行李的出口处,有两个女性工作人员,迅速而细致地把滚落的行李箱放好,把手往上。

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,流程化,曾经令我心驰神往,每每拿来和自己的家乡,那个几乎每次都要让我的行李箱身受重伤的机场比较时,成田都是获得胜利的一方。

熟悉?

是的,我太熟悉了,从不属于这个国家的我,甚至都开始误以为自己属于这里,并开始自豪了。

以至于,30日早间我在奥克兰入境,看着大片大片的中文广告时,我还在想,离开中国那么远,居然还被如此占领么这里……之类的。

拿到了行李,接受检查,顺利结束。

周围的文字,语言,哪怕气息都令我觉得自己真的是“回来了”。从自己最擅长的外文解决一切,用自己发现的各种便利让购物购票移动都毫无停滞,舒适无比。

是的,就像她在9000公里外那样。

…………

坐上了大巴,「9000キロやな、遠い旅だったわ」(9000公里,跑得蛮远么册那),自顾自操着口关西话嘀咕了一句。

随即觉得,今天我怎么尽自言自语了。

“也对,我原本就是这样自言自语的啊,一年多来都是这样不是么,是什么让你有了你平时不这样这种误会的。”擅长的心中剧场开始不听使唤地自行发动了。

大巴上了高速却堵死了,我苦笑一下,想起了前一天她捏着方向盘后悔选错路的情景。

“你会错过老鸭粉丝汤的。”她看着表。

我噗了一声,想想自己也挺出息,跑去那么远的地方,居然想吃的是这种东西。哦对了,我居然还为新西兰的KFC有炸鸡翅而感动了一餐……

…………

除此以外我还吃了什么?

皇后镇Frame的Rib应该是终生难忘地一顿猪肉了,20多个小时的飞行(其中一次因为气流太强降落数次失败,我都快吐了)后,等待我的第一餐。用生命吃完了2/3,却再也无法继续的自己。

同样是皇后镇,FergBurger,吃了1.5个。她告诉我她要喂胖我,为了我的饮食均衡,她叫了鱼,区别开了我叫的牛肉。结果?睡在床上时我都觉得肚子好胀。

原本以为第一天过去后我就会适应一些的,但等待我的却是一块巧克力松饼,一顿管了我一天能量的早餐,让我午餐用3个生蚝就对付过去了。

至于那天的晚餐么,说真的,餐食本身倒是没事了,只是那天的话题……直接让我在后一天早间心事重重,直到在Hawea湖边面对波浪和大风,朝着对面几乎叫坏了喉咙。

Tekapo的星空是她想和重要的人一起看的,结果因为一顿分量巨大的Fish&Chips,我都快朝着她发火了。天罚很快到来,当晚的Tekapo风雨大作,让我感受到了南极圈门口的气息。

亲爱的,我们以后再去,一定要再去,好么?

之后我们到达的是几年前一场地震震得面目全非的基督城,以及她生活的奥克兰。

…………

我翻着自己的Google相册,回顾了一番自己朝思暮想的旅行,以及,和朝思暮想的,那个人相处的样子,同时发着推。

车依然在高速公路上缓缓前行,窗外天已黑透。对面已经到了晚间,照顾我那么个不靠谱的男朋友,她大概已经累得睡觉都会打呼了吧。(好吧亲爱的,我希望你能忘记基督城那张小床)

自然,对面的微信是不会有什么消息出现的。

好多事情都令我有些后悔,我也许应该更好些的,无论是开车,英文,还是别的什么。总以为把真实的自己,无论好坏,给她看到就好。只是,总想给她看见的再好些,帅些,能干些,结果没少逞强,却依然原形毕露。

想到这里倒是松了口气的,毕竟,下次再见的时候,我再糟也不会比这次更糟了。

…………

大巴总算到了羽田。

拿了行李,虽有波折倒也挺顺利地进了机场。机场电视上的TVAsahi正在播放音乐技巧竞赛节目。我默默看着,忽然意识到自己一周没听见熟悉的语言出现在电视上了。身边的老太太被老先生拉着手,看得兴致勃勃,而老先生么,似乎比起那节目,只对握住他伴侣的手更有兴趣。

“这二位虽说兴致相左,却也共度人生至今了么”。看着他们,我脑中冒出了“不同”二字,继而又想起了那个已经再次相隔9000公里的人。

“我们太不同了。”那一天她告诉我,就在欣赏完皇后镇夜景后。很诚实地说,那个瞬间,我甚至嗅到了退堂鼓的味道。

…………

累得快不行的我总算登机了。

我继续咀嚼着“不同”二字,虽然当时我们二人的共识是“岁月,将我们变成了同一种人”。

奈何同一种人,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,在彼此的世界里分别融合得如此之好。以至于,当这两个人站在一起时,也许看起来并不那么天造地设。

相同,却又并不相同。

正因我们相同,才让我们变得不同。

…………

日本到底还是个挺小的地方,没多久飞机就安全降落,我也就此回到了这个我居住的城市,与我前一周所在的地方,完全不同的城市。

是的,我回到了那个让我变得不同的地方,可能一段时间里,我还得继续不同下去,甚至,更不同下去。

在这个地方,还有我的责任在,我的担当在,还有对我的期待在,我的猫也在。

在这个地方,我的生活在。

…………

我回到了这个地方,但有一天,这里也许不再是我用来回的地方。

因为在这个地方,我的心不在了。

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.
想再飞一次

最新記事 by 妖術 (全て見る)

コメントを残す